Loading
0

这是6名辞职法官,在“跳”到体制外闯荡江湖后的深切感悟!

来源:中央路知事;作者:雨牧遥

“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的变化”;
 
“时刻羡慕以前的生活,还有回头路?”
 
“你还是你,而我已不是我”;
 
“只有小律师,没有小案子。”
 
“分明看到了一颗伤感的心”

……

 
这是6名辞职法官,在“跳”到体制外闯荡江湖后的深切感悟。
 
有人说,想从法院辞职的都是法科毕业的“书呆子”,没有遭受过社会残酷的毒打才会有辞职的冲动。
 
其实,没有进过体制的人并不知道,体制内的毒打并不比外面轻松,只是方式有所不同罢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活着总要被毒打。 
 
那么,人生清零、遭遇毒打的辞职法官(均为化名),到底现在怎么样了?
赵晨光,男,36岁:
  
我研究生学历,2012年过了司法考试,之后一直在外地做法务,2013年考入法院,直至辞职前未能入额。
辞职之后,第一感觉是好轻松,几个月的纠结,终于解决啦。
来到律所,大家都很热情,跟我介绍实习的事,给我安排了老师,周围的气氛一下就变了,每个人都在忙碌,不是在做案子,就是在学习,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至今已经经历了五个月的实习,谈点感受希望能给不安心在体制内、有闯劲的同仁们一点亲身感受。
第一,也是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的变化。
以前做事情得过且过,让我多学一点,多做一点,我就会比较,如果别人干的少了,我就会从心底里讨厌这份工作,不想多做,觉得反正我不做,你也得给我发工资。
 
可是,现在不一样啦,没有了保障,什么事要自己去努力争取,学习变得主动、做事变得积极,没有了牢骚、只想着多干,抓紧时间进步,整个人都变得更上进了,这样真的挺好。
 
第二,是忙碌啦,实习的每一天都是一个挑战,你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事,会怎么安排,要起草什么文书,所以什么要都学,什么都要学好,有时间就学习,现在小视频刷的少啦,工作更卖力啦!
第三,是挣钱的方式很多,但很多人对法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全民普法依然要进行,诉讼案件一半以上都要请律师,所以现在的案源也很多,所里安排的、自己找的、老律师分给的,一个案子差不多就得3000元左右,标的额大的收费更多。
虽然实习时间不长,但我已然后悔入行有些晚,只希望自己努力、更努力一点,努力去超越,努力去做好。
加油。 
 
李丽娟,女,44岁:
  
我原是军事法院庭长,现做了律师,这几年,有期待、企盼和希冀;有兴奋、怡悦和激动;更有茫然、纠结和迷惘,犹如打破心中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
 
转行之初,每次午夜梦回,曾经的法官身份总是执拗地回来,每个工作日的清晨,习惯性的出门,总是到楼下才意识到不用那么早上班了。
参加庭审,已从台上转到台下,对案件的看法也只能表现为不能说不能评的无奈;对于公检察法机关也由原来的“合作”“协助”变为现在的“互相监督”,当我意识到这些变化时,已不是原来的我了。
 
那天,陪邻居去某法院立案,立案人员收材料后直接回复说:
 
“回去等通知吧”,我笑着替邻居问:“没有接收材料的凭据吗?”
“没有。”
 
我接着问:“多长时间会通知?”
“通知他不就知道多长时间了。”
 
我又问:“如果没有通知,我们该怎么查询信息?”
“等通知,会有人通知你这些的 !”
这名工作人员语气已从之前的冷淡变成了冷漠。
 
我在心中默念,法院案多人少,按照这个法院立案数量来看,每个当事人问一遍,窗口的工作人员一天至少回答几十遍,有情绪很容易理解。
 
但是,这位朋友你知道吗,当年我来的时候,每次都是你的领导从法院的另一个门把我接进办公楼,每次交流都是相谈甚欢合作愉快,那个时候你或许还没有来法院工作,或许你已经在这里工作只是咱俩没有机会在一起谈工作!现在,你还是你,而我已不再是我了!
看到你,心里莫明有些酸溜溜的,也曾使我怀疑自己选择的正确性,但也是你让我更清楚的知道,体制光环照耀下的自己,可能并不是本来的自己。
值得庆幸的是,我跳出体制打破舒适圈以后,使自己更加厉练和豁达。
陈莹,女:
 
中院工作近六年,现在一线城市金融业法务约一年。
当年每月到手4000+,加公积金、年底总9万出头。
在当地温饱不愁,但厌烦了信访制度及领导对年轻人要求的一味服从与压制,在法院,没有管理学,只谈奉献与绝对服从。
 
现月薪2万,预计加年底约30万,勉勉强强,离期待值尚有差距,曾经辞职在当地做诉讼律师的男同事们,收入都相当可观,均为合伙人级别。
自己并不算发展好的。
但胜在现从事领域前景较好,专业性强,工作压力不大,加班不多,时间不会再浪费在曾经在法院里的会议、文明创建等虚头巴脑的事情上面。
 
同时,作为女生,少了在法院的安全感和稳定感,及自己支配工作进度的自由。
 
如果总结的话,适应的还可以,只是常怀念在体制内被豢养的日子,没有一项工作十全十美,一技傍身的人才,外面的世界确实更精彩。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是自己辞职出来后的直接感受。
有压力,更有努力后收获的喜悦。
 
李冉,女,35岁:
 
我们所前年来了个女孩子,在省会城市上的大学,研究生,在当地中院做法官助理,两年之后,就辞职出来做律师了。
实习的第一年,她基本上花的钱是在法院工作积攒下来的,她是我见过的实习律师里面最聪明的最敬业的,专业知识很牢固。
 
她加入了一个团队,工作非常卖力,简直可以说一个人都干了两三个人的活儿,整天在法院和事务所之间跑来跑去,并且很多资料的模板都是她写的。
 
但奇怪的是,那个团队的人都不喜欢她,团队的人一起吃饭从来不叫她,并且团队的负责人,也不喜欢她。
团队的一个项目到了分钱的阶段,这个女孩儿发现比他干活少的人比她拿的钱多,比她进入这个团队晚的人也比她拿的钱多,然后她就不在这个团队干了。
 
前不久,在一个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就把律师执业证给注销了,无论大家怎么劝她,让她保留着执业证,挂在所里,将来如果想做律师的话还能接着做。
但是女孩子非常坚决地把执业证注销掉了,现在已经去公司上班了。
 
女孩子在那个团队里所遭受的一切,她从来没有细说过,但我却好像分明看到了一颗伤感的心,一个对律师行业抱着美好幻想的女孩子就这样转行,失落的走了。
 
我也很伤感很伤感,虽然我们在工作上和生活上都没有多少交集。
 
曹欣鑫,男: 
时光如梭,一晃已经辞职已近八年了,有时候去法院办事都还有点错觉自己还是法院人。
那年毅然不顾父母和领导的劝解投身律师业,入行后很多时候全凭摸索,每一步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只有小律师,没有小案子!收入方面嘛,是法院的N倍,其实辞职后,对金钱看淡了,不匮乏就好,知足者富。
律师就是白领,做的好的年入几十万至几百万,远无企业家赚钱多,做金钱的主人,挺好的。
当法官时,很多时候心理不平衡,我们辛辛苦苦开庭、写文书、做调解,工资反正都是固定,律师过来就开个庭,一个案件就收那么多代理费。
出来以后,才意识到这种想法有多错误。
 
一个员额法官每年能办三五百件案件,而一般情况下,律师每年代理案件数超过50件,那就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很简单,律师基本是单兵作战,法官是团队作战,律师接下一个案子得从扩展案源开始计算,一路曲折,拐很多道弯才顺利到法院。
以前觉得律师很能挣钱,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律师业的“一夜暴富”已经成为神话。
就接案的标的而言,我少的,接过几千的,那是刚开始;大的,接过3800万的,前年做了合伙人,准备今年底开个所。 
 
这个行业就像酿酒,首先要做好,再次就是年限,越久越香,八年不长但也不短。
我坚信,我的选择是由心而发,即便辛苦也是快乐的。
我既然当初能从农村走出来考进法院,后来能把家人接到这座城市像模像样的生活,照这样走下去,生活该会越来越好。
张明勇,男:
做法官5年,辞职一周年了,时间也真快。
虽然没有期待过辞职后立刻可以大富大贵,甚至,起初计划是三年内解决温饱。
但是,目前一年,我在希望和焦虑当中并存。
都说已经离职了,就不要再去念望了。
但是,现在的生活,真的时刻让我羡慕以前的生活。
 
优越的硬件环境,中午免费的午餐,出差的公费,单位的五险一金,年假,请假,公权力背后的支撑,等等。
现在,每一笔都需要开销,甚至心疼中午每顿30块的午餐,一个月下来就1000了,深深感觉到了生活的压力,每买一个30块的蛋糕,5块的一瓶饮料,3块的矿泉水,都需要计算计算,真的是回到了我最讨厌的那时候。
我现在工资到手就5000,一年6万,扣掉保险和各项,顶多每月3000,感觉又回到了刚上班每月3300的时候,甚至还不如。
阑尾手术因为医保停了没有得到报销是心里的一道伤疤,五年为法院工作诚诚恳恳付出,却在关键时候,仿佛被抛弃一样。
钱,真的好重要。而且,感觉赚多少都不会够。
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回头路,如果三年,甚至五年都飞不起来,该如何是好?
 
现在公务员一年能开10万了,中院15万,员额甚至20万了。
 
目标三年50万,要么真的后悔死了。
但是,该丧丧,该励志励志!就算一年10万也好,20万也好。
 
那里是靠国家和他人生活的地方,一个没有自我的地方。
那里虽然看似硬件齐全,但不是积极发展的地方,那里是回避和推脱的地方。
如果中国的发展是正确的,那么,富贵肯定不在公务员的路上。
……
看到这6名平均年龄不到34岁法官的心里话,欣慰与伤感交织,我既为他们高兴,也为他们担忧。
概而言之,选择辞职,是一种本领。
选择留下,也不失为一种情怀。
无论何种情况下,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都是非常困难和勇敢的事情,每一个辞职出走的背后,都是一段伤心的历史、艰难的抉择。
无论你高兴还是流泪,请做好最好和最坏的打算。
我以为最坏的打算应是舆论、角色、心理、专业和执业的危机。
心的选择,唯有坚守。
这里,不言风生水起。
对于出走后心生悔意的你,前无进路,后退尴尬, 回去已了无着落。
 
变化的只是环境,能够坚守的,永远只有自己的内心,这条路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何尝不是人生的真谛!
 
然则,这些历史与抉择的故事,将成为今后司法与执业生涯中不可或缺的基石和财富!
请用微信支付打赏!请用微信支付打赏!

觉得有价值请打赏哦!

最后编辑于:2022/5/17作者:mansomeboy

mansomeboy

17年法律从业经验,其中13年法院工作经历,曾经一级审判员、员额法官多年,后又从事央企法律顾问,现为专职律师,专长于民商事诉讼,深耕合同法、婚姻家事、侵权赔偿、公司股权、不良资产收购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