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最高院:银行向征信系统报送企业贷款的“还款方式”与实际不符时可能引发欠款事实不明?!

最高人民法院

银行向征信系统报送企业贷款的“还款方式”与实际不符时可能引发欠款事实不明?!

      

案件结论

本案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对其本身的反常行为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其提交的证据未能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其诉称欠款未还的事实不足以认定,该反常行为包括:
(1)未按《贷款风险分类指引》要求对相关贷款准确进行五级分类。
(2)未按要求将企业偿还银行贷款实际情况对应的“还款方式”向征信系统报送,将企业未实际偿还的贷款登记为“正常收回”
(3对总行其他部门出具的与之主张相矛盾的确认函无法做出合理解释
(4)在案涉贷款尚未清偿的情况下,将结算账户进行销户也违反相关规定;
(5)发放贷款未认真审查商务合同,违背银行业金融机构审慎经营原则。

案例索引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最高法民终506号】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是否具备原告资格;二、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是否应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偿还案涉贷款。

一、关于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的原告资格问题。在本案二审中,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提交相关证据,说明其2014年12月将案涉债权本金和利息打包转让给东方资管公司,2016年3月14日东方资管公司又将案涉债权转让给长融和银公司,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在本案二审中方得以确定地知晓案涉债权转让的事实。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的上述行为应当视为转让债权的通知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在二审中得知案涉债权转让时,该转让始对其发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九条规定:“在诉讼中,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转移的,不影响当事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人民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对受让人具有约束力。”据此,本案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在二审中发生转移,不影响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作为原审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况且,2016年3月14日民生银行与长融和银公司签署《资产委托处置协议》,长融和银公司委托民生银行对案涉债权进行管理和处置清收,作为案涉债权最终受让人的长融和银公司同意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作为本案原告亦不会对其他主体的合法权益造成不利影响。综上,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作为本案原告适格。

二、关于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是否应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偿还案涉贷款的问题。

本案中,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以借款合同纠纷起诉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并提交了《借款合同》、放款凭证等证据用以支持其诉讼请求。对于其报送至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的信用报告中,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的案涉贷款显示为已还清,还款方式为正常收回的问题,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解释称其于2014年12月将案涉债权转让给东方资管公司,债权转让后在内部系统中将该笔贷款做“已结清”处理的操作合理合规,符合银行正常操作流程要求。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还主张案涉3.5亿元系用于归还中铁十五局五公司2013年1月8日《综合授信合同》和2013年1月18日《委托债权投资协议》项下5亿元债务的一部分,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代中铁十五局五公司还款是其处置贷款的自主行为,与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无关,无论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如何使用所贷款项,都不能免除其在本案借款关系下的还款责任。但是,本院综合考量以下情况:其一,在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报送至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的信用报告中,在已还清债务信息概要部分,不良负债余额为0.00万元,不良/违约类贷款笔数为0,由资产管理公司处置的债务笔数为0,被剥离负债汇总的笔数为0。不良负债余额包括统计时点上未结清的五级分类为后三类或交易状态为违约的垫款、贷款、类贷款、贸易融资、保理、票据贴现、由资产管理公司处置的债务等业务余额汇总。贷款按照风险程度划分为五类: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后三类为不良贷款。案涉贷款的五级分类应为不良贷款,但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在转让债权之后将实际逾期未还的不良贷款报送为正常贷款,未按《贷款风险分类指引》要求对相关贷款准确进行五级分类,贷款风险分类不谨慎。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应当按照《企业征信系统数据采集接口规范》(信贷业务部分V2.1)的要求向征信系统报送企业贷款的“还款方式”等相关数据。对于企业贷款类业务,目前征信系统提供的“还款方式”有“正常收回、资产重组、资产剥离、以资抵债、担保代偿、核损核销、政策性还款、债转股、转出”等。当银行将企业逾期未还的不良贷款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后,应按照企业偿还银行贷款实际情况对应的“还款方式”进行报送,但本案中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将企业未实际偿还的贷款登记为“正常收回”不符合实际情况。因此,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在债权转让后将该笔贷款做“已结清”处理的操作不符合银行正常操作流程要求。其二,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称案涉3.5亿元系用于归还中铁十五局五公司2013年1月8日《综合授信合同》和2013年1月18日《委托债权投资协议》项下5亿元债务的一部分,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该主张与2012年12月26日民生银行交通事业部北京分部向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出具的确认函中5亿元与中铁十五局五公司无关的内容相矛盾。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虽有异议,但其作为总行的分支机构,对于总行中为北京区域交通行业客户提供金融服务的民生银行交通事业部北京分部向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出具的确认函的内容,不能作出令人信服的合理解释。其三,根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03]第5号)第四十九条和第五十三条的相关规定,存款人因迁址需要变更开户银行的,应向开户银行提出撤销银行结算账户的申请,存款人尚未清偿其开户银行债务的,不得申请撤销该账户。当银行将企业逾期未还的不良贷款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后,如企业不存在尚未清偿银行债务的情形时,方可以因迁址需要向银行申请撤销该资金回笼账户。在案涉贷款尚未清偿的情况下,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的银行结算账户于2015年1月注销,该账户亦为案涉《借款合同》约定的资金回笼账号。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的上述销户行为亦违反相关规定,属于非正常操作。其四,根据《借款合同》第9.2条的约定,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发放贷款的条件是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提交《支付申请书》及商务合同等相关文件,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审查合格后受托支付。可见,商务合同是发放贷款时须重点审查的交易文件。而本案《钢筋购销合同》第五条关于货款金额的大写金额和小写金额不一致,中扶公司的经营范围也不包括钢筋营销。贷款资金最终用途并非用于《借款合同》约定的资金用途,款项仅在中铁十五局城建公司和中扶公司的账户中短暂停留,最终进入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委托债权投资协议》约定的账号为0100××××0881的委托债权投资理财资金清算专户(亦是归还款项的账户)。上述问题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通过简单的形式审查即可发现,其不认真审查商务合同,明显违背银行业金融机构审慎经营原则。综上,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作为专业的金融机构,对其本身的上述反常行为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原审认定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提交的证据显然未能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应当视为未能完成证明责任,认为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的待证事实真伪不明,其诉称借款法律关系特别是欠款未还的事实不足以认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来源:法门囚徒

请用微信支付打赏!请用微信支付打赏!

觉得有价值请打赏哦!

最后编辑于:2022/4/14作者:mansomeboy

mansomeboy

17年法律从业经验,其中13年法院工作经历,曾经一级审判员、员额法官多年,后又从事央企法律顾问,现为专职律师,专长于民商事诉讼,深耕合同法、婚姻家事、侵权赔偿、公司股权、不良资产收购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