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司法部长接见了!因年轻法官投书媒体 痛陈司法行业弊病

【欧洲时报王简编译】两位年龄分别为31岁和29岁的年轻法官科鲁多(Léa Clouteau)和拉诺艾(Clara Lanoës)在《世界报》发表联名文章,痛陈法官人手缺乏、司法无法正常运作的弊病,要求法院有足够的时间倾听当事人诉说、有足够的时间解释做出的判决,司法应该不只讲求数量,而应该讲求质量。此文发表,在全国司法界引起极大反响。
源于一名同事的自杀
这篇联名文章源于8月杜埃市(Douai)上诉法院一位年轻女法官夏洛特的自杀。联想到周围很多同事经常休病假,还有一位年轻法官上班一年后辞职,科鲁多和拉诺艾意识到,“司法界的问题问题积重难返”,“但每个人只是各自在自己角落里哀叹‘我接手的案卷太多了’”,“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抱怨”。科鲁多承认,自杀不会是单一原因引发的,但年轻同事夏洛特“在死前一年一直在抱怨工作压力太大”。
科鲁多和拉诺艾在写文章前得到了7位同事的支持,“我们希望司法能倾听当事人的陈述,而不是计时进行”。联名文章11月底发表后引发反响,已经有7000名法官和书记官签名支持。
“一个上午25个案子”
两位文章的作者热爱自己的职业,但发现她们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和工作后的司法实践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在里尔,“一个上午你要处理25个家暴案子,这根本不可能,于是你只能将一部分推迟,但这一推迟就会是一年”。“这让当事人陷入可怕的境地,你不知道一年后对他们作出宣判时是不是太晚了,是不是他们的境况更加恶化”。
儿童法官在决定延长当事儿童的教育措施时,没有时间见家长,只依据教育工作者的报告。
阿拉斯市(Arras)法官在处理石棉案时,只能优先处理那些当事人已经确诊得了癌症的案子,把那些只涉及出现胸膜斑块的卷宗往后推,以便能在当事人死亡前作出判决。还有涉及成年残疾人补贴争议,这是涉及一个人每天基本生活保障的问题,但庭审不得不等待6个月。
司法工作只是在赶时间
司法工作只是在赶时间,司法无法起到教育作用,因此判处的刑罚都失去了意义。“轻罪法庭作出判决后从不作解释,除非当事人提出上诉,原因是没有时间”,但“一个未经解释的判决,当事人接受的时候不会心服口服”。
很多当事人都很年轻,但因为拖得时间太长,判罚时都三十多岁了,“已经不太爱闹事”,但这时他们却要去服刑,这总让人感到“遗憾”。
归档不予追究的卷宗往往未经检察官助理重新审读。某些犯人未经刑罚调整就直接就出狱(sorties sèches de prison),因为量刑法官没有时间重新见犯人;这种情况往往造成犯人重新犯罪。
科鲁多和拉诺艾认为,司法部门的情况和公立医院的情况非常相似,运作好坏只从数量角度考虑。“你想好好审理,但会为此受到谴责,因为这太慢了”。
司法部长接见
文章发表后,司法部长杜蓬-莫雷蒂(Eric Dupond-Moretti)接见了科鲁多和拉诺艾,还有其他一些联署者。司法部长认为“问题在于管理方面,而不是缺少人手”,“我们要求增加法官和书记官的呼吁没有被听到”。
12月8日司法部回应说,司法部长“确实说国家已经给司法部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人力物力,但他也承认(科鲁多和拉诺艾的)文章提出了人力和材料方面还存在问题”。他还允诺在司法全国讨论会(États généraux)上重新讨论到底需要多少法官和书记官的问题,政府会继续兑现本届总统任期开始阶段作出的承诺。
请用微信支付打赏!请用微信支付打赏!

觉得有价值请打赏哦!

最后编辑于:2021/12/16作者:mansomeboy

mansomeboy

17年法律从业经验,其中13年法院工作经历,曾经一级审判员、员额法官多年,后又从事央企法律顾问,现为专职律师,专长于民商事诉讼,深耕合同法、婚姻家事、侵权赔偿、公司股权、不良资产收购多年。